字数:854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2)  一匹白马在道路上飞驰而过,尘埃飞飞,马背上驮着两人,他们衣着锦衣华服,但已残破不堪,白色的衣裳已被鲜血染红,两人从身形看上去还是个孩子,脸上上灰尘扑扑,看不出是男是女,马跑得很快,二人却很安静,不知是晕过去了,还是已经死了。  白马行至一栋豪宅的大门前,力竭倒下,背上的人儿滚落下来,躺倒在地上。  「快~ 你去禀告唐庄主」两门卫见状,一人进门,另一人急忙奔下台阶,走向那位孩子。  一月前:唐万里坐在正堂,他霸气外露,右手撑腮,恶虎一般的双眼看着大门外的山庄美景,右脸留着一处浅显的刀疤,上唇留着一字胡,高大身躯散出一阵成熟老陈的力量感。他四十好几,作为天下第二庄的唐大侠,眼中充斥着不甘和野心。  萧凡剑!多么令唐万里作呕的名字,他是自己的妹夫,同时也是天下第一庄神剑山庄的当家,为什么!即生万里,何生凡剑!从自己手里抢走了名满武林的第一美女唐千花,又抢走天下第一庄的名号,不仅如此还独占魔教赶出中原的所有功劳,自己留下的是一条刀疤,还把自己夫人赔了进去,换来的只是天下第二和一句「好兄弟」的称谓,他从不服气,变成了怨气,最后成了强烈的敌意。  他一直坐在那,所有来客都推辞掉,山庄的仆人叫不动,10岁的小女儿唐玉也叫不动,一直想着那该死的萧凡剑直至太阳下山,直到所有人睡着的深夜,他还坐在大堂,点着蜡烛,明亮着照着那双恨意的眼睛。  深夜凉风阵阵,吹开了大堂木门,呼……的一声,大堂内忽然出现三个人影坐到了位子上,他们全部黑袍裹身,遮得严严实实,透露出一种无形的邪气「~唐庄主~ 」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终于唐万里动了,他浮动衣裳,站了起来,双手背在身后,凶光藐视着下面三人,他们只是魔教的三条狗而已。  唐万里从袖中拿出一封密函,手劲一发,掷到其中一人手里「神剑山庄的护卫全图,全部杀光,只留我妹唐千花一人性命」声音浓厚,令人屈威。  「咯咯咯……」拿着密函的那人发出奇怪的笑声「大人快言快语,真是痛快,帮我们神教帮此大仇。无功不受禄,一点小意思,能帮大人助助兴」黑袍人从怀中掏出一本秘籍,缓慢恭敬地走了上来,双手递了上去。  「千锤百媚」映在唐万里眼里的是书本上的四个大字。  「大人,小的知道你有那方面嗜好,对自己亲妹妹的美色早就唾液三尺,只不过看着萧凡剑那狗东西享受艳福,自己只能对着妓院的下三货发泄肯定不好受吧」唐万里贪恋美色,早都对自己妹妹有非分之想,偏偏萧凡剑横刀夺爱,自己只能到烟花之地选择发泄。  想到这,唐万里捏紧了拳头,拇指壳嵌入肉里。  「小的得知,令妹也是近四十的人,姿色肯定有所减退,那被萧凡剑草过的屁股,也不会这么紧致。这本千锤百媚心经,不仅可以美颜美容,更神奇的是,还能改变体质,变得眉骨香身,唇润阴紧,艳品中的极品,给大人以非凡的享受」黑袍人说的绘声绘色唐万里欲望突起,瞪大了双眼,右手接过了秘籍。                一月后  朦胧处一片混沌,然后发现自己处在血光之中,周围亲人的屍体把他小小的躯体埋藏住了,透过缝隙,看到的是父亲人头飞扬的一幕,将要被掳走的母亲用尽功力挣脱敌人,把自己和弟弟拼死送上白龙儿(马),最后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去后,用着力竭的身体自尽了。  噩梦惊醒,他双眼睁开了,没有力量呐喊,安静地用着眼睛看着床榻,身上已被包扎「我是谁?我在哪儿?」  「幕龙哥哥,你醒了吗」门口进来一位髫年女孩,一袭翠绿衣衫,左右两边梳着可爱的丸子发,笑容可人,咧嘴的时候,齐白的牙齿还少了一颗门牙。  「对!我是神剑山庄的少庄主,萧幕龙,然而一切的一切都消失,我为什么还活着?」  灭门惨案已经完全摧毁了他的内心,本来天之轿子的他,只是几个时辰,失去了一切,这种痛苦对于一个年仅12岁的少年来说实在是太残酷了。  「玉儿,别打扰幕龙~ 」进来一位挺拔的中年男子,身穿黑色交织绫裰衣,一条刀疤,一双深邃的虎目,让人不寒而栗,他就是这个山庄的主人,唐门掌教唐万里,而一旁那位绿服衣衫的小女孩是他的女儿唐玉。  「舅……额~ 」萧幕龙想起身问安,但自己的身体实在糟糕,稍稍一动,痛遍全身。  「别动~ 」唐万里右手向他压了压,让他老实躺下,随后迈了几步,行至幕龙身边。  幕龙不肯躺下,心中更是比身体的疼要痛苦百倍,他呆呆地看着唐万里走近,没有流过泪的他,眼睛一下变得很湿润,他不能哭,他要报仇,然而泪水还是一颗一颗地滴在了地上,萧幕龙没有哭声,眼泪只是代表着心在流血。  唐玉看着萧幕龙如此伤心,内心受到波及,泪花也咕噜咕噜的眼睛里面打转,看起一副要哭的模样。  萧幕龙见玉儿要哭的样子,赶忙擦了擦眼泪,换上了一副笑容,心中忽然闪过一事「对了,我弟弟了」担心起弟弟萧幕龙,问向唐万里「阿虎哥没事」见萧幕龙笑容,唐玉心情也转好了「他比你先醒,已在园中散步了」  「哥~ !」说曹操曹操到,萧幕虎杵着拐杖,颠颠地走了进来,如果说萧幕龙是秀气俊朗,那萧幕虎就是英气勃发,一进场洪亮的声音,把悲伤的气氛打破了,见自己大哥没事,幕虎咧嘴笑了起来,慌忙走了上来。  「慢点」唐万里招呼道「玉儿,快去扶你阿虎哥」  「哦!~ 」玉儿应了一声,上前搀扶。  幕虎摆手拒绝「没事!」说道,然后拍了拍胸口,过后没走几步来到了幕龙的床边「母亲呢?」幕虎神色沉重起来,他隐约记得自己是被母亲救出来的。  幕龙心情沉重,低下头,掩饰悲伤「把我们送上马之后,母亲她……自尽了……」声音梗住说不下去了。  「铛」一阵碎裂声,唐万里手中茶杯掉落,睁大双眼,比那二人更不可思议的表情僵住了。  过后,唐万里安排幕龙、幕虎在府内养伤,在这期间玉儿倒是天真活泼,每天都陪着他们二人,让悲痛的心稍微好转了一点,一月过后,二人凭着自己过人的体质,已经可以下床行走,别看幕龙只有十二岁,身体结实着了,腹部及胸口也已经有健肌的轮廓,脸上星眉剑目,英气逼人。幕虎更别提,不仅伤势早好,并且还能在院内练功。  幕龙生性冷淡,经历劫难以后,更是极难与人相处,一直与别人保持着一种隔阂,与庄园上下的人也是谈话极少,除了三人,一是唐万里,萧幕龙报仇心切,急需一身好武功,唐万里也算是武林响当当的人物,其实力也排得上武林前5的位置,然而他却半推半就,经常以欲速则不达的理由推辞,只交了些神剑山庄的基本剑法给萧幕龙,这些萧幕龙早会了,但寄人篱下,他也不敢再多提要求,其次就是唐玉和萧幕虎。  至于幕虎,倒是跟唐玉玩得不亦乐乎,跟上庄上下都相处的不错,但就是有点懒惰,与勤奋的幕龙成了对比,没怎么练功,然而幕虎没忘记仇,他是很有自知自明的,凭那些山庄的基础功夫根本没什么用,再说自己都掌握透了,鬼才的他实力可以说高于幕龙之上,与其做些无用功,何不打好关系,偷学点绝学不也可以。  一日深夜,唐万里在自己书房,启动密道走了进去,在确定没人跟着的情况下,关上密门,在最深处一间大屋内,点燃蜡烛,照亮房间,取出千锤百媚经,摸了一下封面,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这本早已看过,它分为阴女功跟阳女功,主要是性格跟习性的差别,阴女功外冷内热,练者变得冷艳高贵,以静为美,上床后温温入态,越干越骚,越骚越紧,极具情调。阳女功艳气外泄,练者变得活泼好奇,以动为美,上床后诱惑千态,淫荡满盛,欲求不满,极具快感。  然后唐万里撕掉封皮,把首页暴露千锤百媚的信息烧掉后,然后把它一分为二,把阴女功换成九阴真经的封皮,把阳女工换成九阳神功的封皮。  第二天,唐万里把两兄弟叫到了正堂,唐玉则站到了一边。  两位少年都一表人才,挺拔而立,唐万里看着点了点头「两位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不教你们武功」  二人面面相窥,然后都向唐万里摇了摇头。  「欲速则不达,这是学武的大忌,虽然你们两个都是有为才俊,但被仇恨遮蔽了双眼,任何武功都想速成,必定会走火入魔!」唐万里说得头头是道。  二人听得焕然大悟,原来自己的舅舅考虑得如此深远,二人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真是让二人自愧不已,纷纷点头称是。  唐万里揭开一旁桌上的锦布,赫然九阴真经和九阳神功两本书显在了二人面前,二人双眼都看直,江湖上都听过这两本书的名号,却未曾有人练过。  「谢,舅父!」二人异口同声向唐万里拜谢,唐玉也显得非常高兴。  「唉~ 先不忙着谢」唐万里罢手示意「你们如何证明自己不会急于求成,辜负我的心血」  萧幕虎举起三根手指向天发誓「我发誓,绝对不辜负舅父的期望」。  稍显木纳的萧幕龙反应过来,同样举起三指「同样发誓」跟着说道。  「呵呵~ 」唐万里低头一笑「嘴巴谁不会说啊,这样吧,音乐能陶冶人的心境,你们能学好一种乐器,也就证明你们能学好武功」  「是!」二人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高兴地跪地叩谢。  唐万里为二人请来了有名的乐器师傅,萧幕龙学的是古筝,弹筝枫叶下,秋响清音愁。  张高弦易断,心伤曲悠长,为了将来,他是过于认真的学习,一时间好似与筝声融为了一体,偏偏美男散出一种优雅的气质。  萧幕虎学的是箫,独桥明月空,玉人何吹箫,家恨内心涌,声声湖中月,夜晚的时候。他喜欢独自在做屋檐上,吹箫赏月,意境非常,让自己处在湖中月的世界,有时候他也会配合幕龙的筝声来一段合奏。  两月过去,在唐庄大堂内,外面站满了凑热闹的仆人伙计,内里的位子上坐着教音律的老师,唐万里坐在正坐,唐玉则在一旁兴致昂昂,高兴异常。  今天就是测试两兄弟音律的时候,幕虎和幕龙早已准备好,幕龙跨坐抚琴,幕虎玉箫手中灵活的转了一圈,然后口抵箫口。  幕龙先弹,奏出青山流水,源远流长,幕虎接上,清风亦然,百鸟争鸣,两兄弟合绘出一幅秀丽江山的春景绝图,令在场所有人的陶醉,神往。  曲停声静,两兄弟面对这一小段的安静,显得有些不知所挫,难道自己是学艺不精,导致冷场了。  「啪」一声掌声划破宁静,是唐万里,他拍出惊叹「啪啪啪……」再然后继续鼓掌道。  传染到观众,相继掌声响起,突然热闹非凡,这样的惊叹,给了幕龙,幕虎以肯定,他们成功了。  「果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想不到小小年纪音乐造诣如此之高,箫大侠在天之灵也会感到欣慰,恭喜唐庄主收了两个绝世才俊」教音乐的一位先生向唐万里拜敬。  深夜唐庄澡堂:「太棒了」幕虎跳入浴池溅起水花。  「真是~ 」水花溅了正在搓澡的幕龙一身,但他同样也高兴非凡,这种喜庆,就是白天他们的表现。  「咕噜咕噜……」幕虎穿出水面「我说哥~ 」幕虎坐到了幕龙一旁「神功练成以后,我们也得有个自己的名号吧,老爸叫神剑,要不我们叫神虎跟神龙吧」幕虎得意非凡,沾沾自喜。  「什么傻话」幕龙显得拘谨「大仇未报,就东想西想」  「大仇肯定得报」幕虎打了下水面「到时候,我要让那教主在爹娘的面前磕头谢罪,再凌迟处死」少年大话,但却显得自信满满。  唐万里的房间:孤房一人的房间极为冷清,然而只有一根蜡烛,又透出一阵阴森,唐万里跨步坐在床上,左手拿着敞开一副美人图正细细端详,本来严肃凶恶的虎目变得狭小,透出猥琐,而他的左手正放在裆处,对着那露出衣裤的硕大黝黑的阴茎进行上下搓动,频率加快,瞬间弄出一条白色的稠液,他的表情也变得十分舒爽。  「妹妹啊妹妹……」手淫过后,他对着画像叹气道「你怎么不能生两个女儿呢?」现在的唐万里,无情,卑劣,无耻,剩下的就是刺果果的欲望,半点亲情都没有「不过没关系,我会让你儿子变得比你还漂亮~ 」……  次日,箫幕龙的房间:「在吗?幕龙」门外传来唐万里的声音。  随后幕龙打开房门出现在了唐万里面前,唐万里跨进房间,随手把门关上,然后找了一个位子坐了下来,从袖中把九阴正经放在了桌上。  幕龙眼睛瞪大,看着神功秘籍,但不敢表现的太兴奋。  「幕龙,舅父很犹豫该不该把这个给你」唐万里语重心长的说道。  幕龙有点慌了,向着双手抱拳请罪「舅父,幕龙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吗」他落下一滴冷汗,觉得是自己做得不好,「唉……不用紧张」唐万里拍了拍肩膀,让他放松「不是你的问题,是此功阴毒,修炼诡异异常,你是纯阴之躯,又练不得九阳神功,我怕……」唐万里表情变忧,显得担心。  「我不怕!」做事都冷静三分的幕龙这会却斩钉截铁「舅父,武功就只是武功而已,其正邪与否,是以心正其身!」幕龙眼中闪出坚毅。  「小小年纪,道理懂得倒多,好!」唐万里拍桌赞道「我就给你九阴真经,那你知不知道修炼此功诀窍在这四个字的哪个上吗?」  幕龙眼睛转了一圈,好似有所顿悟「舅父,以小侄只见,是在阴字上」  「不错」唐万里点头赞许「古人云,女为阴,男为阳,女人阴气重,所以更适合练九阴真经,但你却是男儿,怎么会修女子阴气?」  幕龙瞪大双眼「舅父难不成修炼这个……」要变成女人吗?这也太奇怪了。  「没这么严重,只不过你行为举止要变得阴柔一些,比如跳一些女子类的舞蹈或学一些女子动作就行」唐万里说得没什么大不了一样,随意地笑了一下。  「原来如此」比起变成女人,这个倒是轻松无比,只是跳一些女人舞,虽然作为男人有些不光彩,但在接受范围之内,再不过,关上房门自己跳不就行了。  「虽说只是舞蹈,但堂堂男儿跳女子舞,确实不雅……」唐万里摇了摇头「舅父……我……」这有什么关系,只要能练成神功,刀山火海都能下,何况跳几只女人舞,让别人笑。  「这样吧,我私自找个老师教你,你以练功为由在屋内跟着老师学就行,连玉儿我都保证让她不能看见」待幕龙未说完,唐万里就给了一个满意的回答。  「谢!舅父!」幕龙高兴万分  幕虎的房间:「你知道九阳神功的精髓在四个字的哪个上面」唐万里看着九阳神功问向一旁的萧幕虎。  「当然是阳啰」幕虎抱胸笑道,与幕龙相反,幕虎倒显得自信异常。  「机灵鬼……」唐万里轻笑道「古人云,女为阴,男为阳,这本九阳神功恰恰就是让男人练得,只不过……你是纯阳之体」  「那不更好吗」幕虎抢话道,他也是担心唐万里后悔。  「还没说完……」被抢话,唐万里并没有什么不满「这本是阳功,你又是纯阳之体,火上加火,我看你练不多久,就会走火入魔」唐万里故作有理说道「我……」幕虎想还口,又找不到理由,难道说自己在冰窟里面练功就行了?这样说,感觉自己很蠢。  「古人云,男人为阳,女人为阴,阴阳调和,才是最妙」唐万里接着话说道「既然你阳气过剩,那你就弄点阴气,这样吧,我私自找个老师教你,你以练功为由在屋内跟着老师学女人舞就行,连玉儿我都保证让她不能看见」唐万里真是机关算尽,一模一样的话。  「好啊~ 」幕虎眼睛发亮,根本没考虑  幕龙:此功阴狠绝辣,神功成后,摧花惨木,爪功无坚不摧,天下无敌,身法魅影,神鬼莫测,修炼者会有些异样,成后会变为常态,并无大碍(开篇当然是唐万里加上去的)  夜晚幕龙看着第一页,顿时信心饱满,脸上浮现少有的微笑。  突然房门推开,幕龙赶忙收起秘籍,进来者是唐万里,这让他松了口气,站起身来上前拜见。  唐万里身后还有一人,长袍遮住了他的脸跟身体,但那飘零有致的步伐和微微渲染的香气,想必是位十足的美人。  唐万里关上门后,那人脱下头袍,双眸似水,粉面桃花,金簪玉钗,脸上现出文雅的微笑,把幕龙看呆了。  「她万花楼的花魁,艳娘,之后有她指导你舞艺,我还把此功一些要点给她说了说,在今后的过程,艳娘会全力配合你练成武功,你一休息她就会离开。」唐万里向幕龙解释道「好了,我也得离开了,一切我都安排给艳娘了,她会配合你照顾你的起居,你也得要配合她,知道吗」  「是!」幕龙拜谢后,过后唐万里离开了,房间内只剩男女二人。  气氛有点尴尬,年少不经事的幕龙第一次跟这样美丽的异性在夜晚处在一个房间,幕龙脸有些红,不敢再多看,继续拜见「师~ 师~ 傅」显得有些紧张「哼呵」艳娘抿嘴一笑「什么师傅啊,我们这些烟花女子还配不上这称谓」艳娘左手压右手,膝盖微曲,身体稍稍压下,体态优美,典雅大方。  「不~ 不~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现在你是我的老师,今后也是」幕龙谦虚有礼,对这种娼妇,也显出尊敬。  艳娘点头,这位少年表示很是不错,然后走进幕龙「小公子,男人学习女人舞不容易,男人骨头硬而大,四肢又僵硬」艳娘打量起幕龙的身体,一会又摸了摸调戏下幕龙,搞得幕龙脸通红,动也不敢动「你尚年龄不大,还有得矫正,我有套天竺的软身功给你学习,身子就会柔上许多」  「谢师傅」幕龙叩谢,但还不敢正面看艳娘,眼睛一直看向一旁,手掌却拜向别人。  过后,艳娘让幕龙盘膝而坐,双手结莲花放在膝盖,教他调和体内气息的法门,基础还是不难,就这样调和了两个时辰。  「好了公子,今天先洗漱吧,烫奶我已放好」艳娘走了上来,请安了一声。  「哦」幕龙起身,身子坐得有点麻木,但很快就适应好了,站直了身子「奶?」他确定不是水。  艳娘一笑揭开浴桶的遮步,柔软白嫩的奶水冒着蒸蒸热气,上面还撒着花瓣,看着就十分舒服。  「这……」居然用牛奶当做澡浴,这也太浪费了,幕龙想到。  「庄主为了让公子早日修成,特为准备」艳娘一只手伸入奶中「公子身子骨要变得柔才行」  看来舅父还是煞费苦心,自己也不能辜负一番好意,只是当着一个女子洗浴还是不大习惯,但是没办法还是在艳娘的帮助下在奶浴里洗干净自己的身子。  幕虎:此功威力非凡,神功成后,有开天辟地之力,虎啸之威,霸者霸体,气吞山海,修炼者会有些异样,成后会变为常态,并无大碍。  幕虎一边吃瓜子,一边看着秘籍,一条腿蹬在椅子上,坐姿像个纨绔子弟,幕虎正在想入非非的时候,响起了敲门声,幕虎立马站了起来,昂首挺胸。  唐万里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位异域打扮的美女,她头戴紫纱,长度及腰,上身只穿了件红纹花绣的丝衣,露出蛮腰,肚脐上装饰着金色的脐环,下身深红的罗纱褶裙,步伐轻盈,扭腰摆步,她妆容妖艳,但精而不俗,纤细手指端着一杆烟,时不时抽一下,让人感到风韵犹存。  幕虎眼睛都盯直了了,把那位异域美人从头发丝到红指甲都看了个遍,中原女人哪敢这身打扮,幕龙大概不敢看,对于幕龙来说,真是艳福。  美人看了一下幕虎,泪痣的眼睛里现出轻蔑「哼~ 」冷哼一声,然后烈焰红唇抽了口大烟「就是这个小色鬼」  「嗯~ 」唐万里说道「他叫箫幕虎,这位」唐万里向幕虎介绍道「这位是西艺馆大名鼎鼎的舞娘- 媚姬,连皇宫贵族都不远千里来欣赏她的舞技,幕虎,你可要好好学」唐万里说道幕虎看得口水都留了出来,唐万里说完以后,幕虎才意识到失态,慌张地擦了嘴角的唾沫,向体唐万里拜谢,然后向媚姬拜了一下「姐姐好~ 」  「哟,还挺懂事」媚姬嘴角微微一扬「那我先走了」唐万里随后就走出房门,留下二人。  媚姬走了过来,幕虎当然心情澎湃,她缓缓绕着幕虎转了一圈,细细打量了一番。  「姐姐,我们……接下来要干什么」幕虎眼睛中透出期待。  「要做什么」媚姬的玉手开始摸向幕虎的身体。  来了,来了,幕虎顿感有好事发生,下面起了反映。  哪知道!媚姬是个练家子,她腿功一扫,打在幕虎内脚裸,把他步子扩大「啊!」幕虎一声参加,把握不了平衡,双腿大八字的坐在了地上,紧接背后多了股重量,上身被强行压低,又是一顿痛楚。  「你这糙骨头,还想学舞」媚娘坐在幕虎背上,又悠然的抽了口大烟「先压一会,让你软软」  开始教学,方式野蛮了「臭三八」意识到这女人不好惹,幕虎小声嘀咕居「唉~ 别别别,好姐姐,好姐姐」背上加重,还扭了两下,筋骨更是痛楚,中途断断续续地压了几次身「哇……」数次压身过后,幕虎也泡在奶浴中,他倒没注意奶浴不奶浴,只知道舒服,第二日晚,幕龙:「公子,今晚你继续练习基本功,小奴来示跳一段」言罢,媚娘柳腰折身,挽起玲珑长袖,樱唇粉黛半遮面,侧腰长裙踏微足,那美妙身段在轻纱锦绣里面若隐若现,让一向正经的幕龙也不由睁大眼睛。  「公子,其实奴家觉得你们男人挺累的」媚娘开始起舞,紫艳纱裙偏偏而起,动作柔美舒展开来,双目变得谄媚「十几年练武,十几年报仇,日日月月,在痛苦的挣扎,也图不了一定能成,最后回望,原来还在苦海之中」  「……」幕龙皱了下双眉,表情凝重媚娘边说边跳,但舞感极为流畅,那双夺魄的眉眼在优雅的舞姿若隐若现「如果奴家要复仇,那得找一个大英雄,大豪杰!那强大的臂膀能环住奴家的身体,傻傻为奴家做任何事,这就是女人的权利」  媚娘继续舞动,她柔得像股流,后仰折腰,藕臂纤纤,兰花梅指构成了一副图,一句话「因为我们美丽弱小,舞该怎么跳,你听见了吗?」媚娘的妙目,玉足,柳腰,巧手……在柔美怜爱的舞姿中,在幕龙的眼睛里,形成了一句话。  「奴家美丽,柔弱,需要你的爱护」  幕虎:「你知道世界上最好玩的事是什么」银铃沙沙,聚在踏足起舞的金莲上,十指艳红,会在了那藏在面纱了里的俏脸前「女人?不是,是男人~ 勾引男人是世界上最好玩的事」只留出那双妖艳的眼睛,眉妆在烛光的照耀,闪出晶莹。  幕虎趴着地上压腿,本来难受的他,见媚姬的起舞,口目皆呆,完全忘了自己在干什么。  透视的紫纱舞衣,大胆奔放的穿着,还有了极为标致的身段,美已不足形容「我是土匪头子的女儿,小时候就打打杀杀,要什么就抢什么,但一点也不快乐,还整日提心吊胆」异域舞蹈,风骚百态,媚娘发挥得伶俐精致,一扭一动,风姿卓越,一点也看不出草野之辈的影子。  「最后,山寨被官府围剿,我逃到一戏团,多亏团长收留,我捡了一命。在戏团的生活,我领悟了一个道理,一套铁甲不如一条绫罗绸缎坚硬,一把尖刀不如一张眉眼红唇锋利」媚姬扭动蛮腰,身子骨似水蛇般扭动,再配上那双凝视你的美眼,妖艳无比「以前得到的,我现在也能得到,而且都是男人们争先恐后地送过来,我却很快乐」媚姬的艳媚,裸足,蛇腰,秀手……在性感妖娆的舞姿中,在幕龙的眼睛里,形成了一句话。  「我美吗?想和我上床吗?」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