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5599                                   第三章  啼泣的杏花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的杨萍感觉自己被人放到了床上,「是回到家了吗!」杨萍只是下意识的想了一下,随之而来的昏沉倦意又使她接着睡了过去。恍惚间感觉自己的身体蜷了起来,双腿上扬,湿湿的下体正被猛烈地冲撞着,伴随着阵阵麻痒肿胀的感觉,一具热乎乎的肉体正压在自己身上耸动着。「是乔老师来看我了吗?他又在跟我亲热了……」昏沉的脑袋和浓浓的倦意使杨萍不愿睁开有些酸痛的双眼,而浑身又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只是本能的轻轻搂住在自己身上起伏耸动的肉体,任由它在自己身上癫狂、抽插着,喉咙里不时的传出阵阵娇喘和呻吟……。    一阵针刺般的火辣口渴感,让杨萍悠悠的醒转过来,感觉自己的喉咙火烧火燎的干涩,口水都难以下咽,而且头痛欲裂。浑身难受的杨萍,拍了拍自己昏沉的头部,朦朦胧胧的看到床头柜上有个杯子,杨萍急忙迫不及待的起身拿起了那个杯子,打开看到有水,想也没想半躺着就大口的灌了几口水进去。大口的凉水顿时滋润了干渴的喉咙,感觉得到缓解的杨萍一时舒服了许多,却慢慢发觉了周围有些异样。豪华陌生的房间里开着柔和的灯光,而自己拿的杯子也从未见过。此刻有点回过神来的杨萍才惊觉自己一丝不挂,并隐约感觉到两腿间的阴户竟非常湿腻、胀痛。    同时,一阵同样陌生的打鼾声从身后传来。杨萍急忙侧脸向身旁看去,那更加陌生的肥胖背影让杨萍仿佛预感到了什么,马上就想到了那种可能,顿时激灵灵浑身一颤,手中拿起的杯子「砰‘得一声跌落在床头柜上,杯子里剩下的水洒了出来。    肥胖背影的那个人似乎被声音惊醒了,」嗯!「的一声翻过身来,睡眼朦胧的看了看一脸惊恐样子的杨萍,有些无精打采的低声问道:」什么声音啊?这么快就醒了啊!彩杏儿!「在这句熟悉的声音传来的同时,惊慌失措的杨萍也看清了这个刚才赤裸裸睡在自己身旁的男人。」戚叔叔!是你!……「杨萍惊恐的尖叫道。杨萍无法接受眼前这一切,僵立当场,不敢相信事情是自己想象的那样,可现实的这一幕,又让她不得不接受自己所看到的是真实存在的。    杨萍先是呆了呆,紧接着惊觉自己是赤裸裸的光着身子时,不禁夹紧双腿,双手护胸,大声的叫了起来:」啊!……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凄厉的叫声里已经带着哭腔。    而戚建波听见杨萍刺耳的叫喊声,一反常态的冲着杨萍变了脸色,神情顿时阴沉了下来,不耐烦的呵斥着要发疯似的杨萍:」你叫什么叫?不就是跟你玩玩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喊什么呀!「听到这些话的杨萍呆呆的看着戚建波,难以置信他就是那个白天还对自己和颜悦色,关怀备至的」戚叔叔。「现在,已经却变成另外一个人了。不仅趁自己酒醉奸淫自己,现在还跟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戚建波无情的翻脸和冷漠的话就像晴天霹雳一样,震傻了此时身无寸缕的杨萍,杨萍感觉自己的信念瞬间崩溃了,感觉天旋地转,心也变得支离破碎起来。此时的杨萍再顾不得戚建波的冷淡无情,喉咙里哽咽着悲切凄惨的啼泣声,泪如泉涌,开始四处寻找着衣服遮羞。    」我的衣服呢,我的衣服呢,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杨萍一边慌乱失措的寻找着衣服遮体,一边嘶哑的哭喊着。    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发冷,杨萍白皙嫩滑的身体,在瑟瑟发抖。像极了一朵刚被狂风暴雨摧残过的稚嫩杏花,娇若依人,楚楚可怜,让人忍不住想上前怜惜一番。戚建波见此情景,不禁色欲渐起,立即将杨萍哭闹的引起的不快抛之脑后,狞笑着从床上下来,直奔杨萍扑去。    」呵呵呵!回家?回什么家?你那家里还有人吗!来吧,好彩杏儿!再陪叔叔玩玩,让叔玩舒服了,叔不会亏待你……「戚建波一把抓住无处可躲的杨萍,将娇弱的杨萍拥在怀里,猥琐的淫笑着,大嘴胡乱的贪婪亲吻着杨萍的脸蛋、脖子,不断地上下其手,撩乳抠阴,露出了下流本色。    受到惊吓还没缓过来精神的杨萍,再次受到了戚建波的侵犯,猥亵。而本就瘦弱,此时偏偏又浑身无力地杨萍再奋力挣扎也无济于事,慌乱失措的杨萍甚至感觉到戚建波右手的一只手指已经插进她的阴道,正在里面用力的抠挖搅动着,阵阵胀痛酸痒的感觉让杨萍气急羞恼,奋力推搡叫嚷着,当低头看见戚建波正在揉搓自己乳房的左手时,一时恨极,想也不想张口就狠狠咬了下去。    」啊!疼死我了!操你妈的,敢咬老子!我去你妈的!「戚建波被疯了似地杨萍一口狠狠地咬在了右手上,疼得他嗷叫一声,不再怜香惜玉,用力甩开怀里的杨萍,紧接着左手扬起」啪「得一声,一个狠狠地耳光将杨萍扇倒在床上。    气急败坏的戚建波一看右手已经被杨萍咬见血了,顿时怒气冲天,见到自己流血了的戚建波变得更暴躁起来,不依不饶的又拉起已经倒在床上的杨萍,狠狠地又一记耳光扇了过去……」操你妈的,小婊子!敢咬老子,老子今天废了你!你个小骚逼,装什么清纯!还以为你他妈的是处女呢,哄着干了你,操完才知道你也是个烂货,去你妈的小骚货!「戚建波大声辱骂着又被扇倒在床上的杨萍。    两记重重的耳光使杨萍感到头昏耳鸣,面颊肿胀滚烫,晕乎乎被打傻了似得蜷缩着身体躺在床上,浑身哆嗦的战栗不停。连哭泣声都停止了,只剩下低低嘶哑的哽咽声。    怒火未消的戚建波冲上床去,用手狠狠抓住杨萍发育丰满的一双娇乳,用力揉搓着,并用拇指和食指揪起那两个娇嫩的粉红乳头,用力拉扯亵玩。而脸面被打的肿痛,精神恍恍惚惚的杨萍,立刻疼得大叫起来。    」啊!疼啊!别捏啊……啊!求你了,别揪,疼啊……求求你!「剧烈的疼痛让杨萍痛苦的大叫着,声音里伴随着阵阵哀求。    见到杨萍痛苦的在自己手下辗转挣扎,哀鸣不已。戚建波得意的笑了,杨萍的哀求似乎让他得到了满足,松开了杨萍这对已经让自己蹂躏的有些红肿的乳房。却将下身挺过去,将因揉虐乳房而兴奋勃起的阴茎凑到了杨萍的嘴上。    」快给老子裹裹鸡巴,操你妈的,不他妈揍你,你就跟我装纯洁!好好舔着……操你妈的!「戚建波命令般的冲着杨萍辱骂道。    无力挣扎的杨萍,此刻彻底地绝望了。身体的疼痛让她畏惧起戚建波,当听到戚建波辱骂着向她吩咐时,杨萍下意识的张开了肿痛的嘴巴,任由戚建波将那根火热粗壮的鸡巴塞到了嘴里,缓缓的抽动着。    戚建波满意的看着杨萍乖巧的任由自己操弄她的嘴巴,心里很是得意:这样年轻漂亮的女孩,还不是乖乖的伏在自己胯下给自己舔着鸡巴。现在她乖乖的」吃「着自己的鸡巴,那以后自己就可以」吃「定她了……女人啊,长着奶子和骚屄,天生就是挨操的命。自己小姨子不也是天天洗的干干净净,等着自己去操她嘛!什么样的女人老子玩不到!    戚建波越想越得意,开始更加兴奋起来,而下体被杨萍吮弄的异常舒服,粗大的鸡巴已经完全硬了起来,看见杨萍只是用手把着龟头在那吸舔,戚建波双手把住杨萍的了头,自己开始挺动腰身,用鸡巴在杨萍的嘴里抽动起来,一进一出活塞似的活动着,戚建波像操屄那样的操起了杨萍的小嘴……。    杨萍忍着胀痛,用嘴不停地含、舔、吞、吸,有些讨好般伺候着戚建波鸡巴对自己的操弄,下体竟不由自主的变得更加湿热,麻痒起来……戚建波抽送了一会,便淫邪的狞笑着按住了正在吞吐自己鸡巴的杨萍。戚建波粗大火热的鸡巴已经完全勃起,将杨萍的小嘴撑得鼓鼓的,杨萍已经含不住这根鸡巴了,被鸡巴塞得口水直流,眼泪也不停的又流下来了,甚至在戚建波故意将鸡巴往她嘴里深深插入的时候,杨萍感到一阵阵的胃酸,几乎要吐了出来。戚建波忽然死死地按住了杨萍的头部,同时挺腰将那根火热硬挺的鸡巴缓缓地向杨萍喉咙深处插去。杨萍的嘴里立刻被那根粗大的鸡巴塞的满满的,探触到嗓子眼里龟头让杨萍感到又噎又痒,一股窒息的感觉伴随着强烈的胃酸上返,让杨萍发出一声闷吼,一边干呕着,一边剧烈咳嗽着,眼泪、口水、鼻涕齐涌。杨萍猛地向一侧甩开头,吐出了那根汁水淋漓的大鸡巴,捂住嘴巴,屈辱难过的急促喘息哽咽着……看着杨萍此刻狼狈的样子,戚建波淫笑着说道:」这就受不了了?这叫深喉!懂不!以后多他妈练练,用这个好好伺候老子!让我玩爽了,老子不会亏待你!「说完,戚建波狞笑着将杨萍推倒在床上,双手分开杨萍的大腿,看着杨萍完全暴露出来的阴户,邪邪的一笑:」小贱货,屄都淌水了啊。就知道你是个骚货,就是他妈的欠操!哈哈哈哈!来吧!叔叔让你舒服舒服……「说着,戚建波便扑到了杨萍的身上,一手搂住杨萍的脖子,一手拨开杨萍的大腿,将下身重重的压在了杨萍的双腿之间。    戚建波一边摩挲亲吻着杨萍赤裸娇嫩的胴体,一边扭动屁股,挺动那根青筋暴起的大鸡巴探寻着杨萍那个迷人销魂的洞口……」不要啊!不要!求求你,别这样,不要,你放过我吧!求你了,不要这样!「杨萍明白戚建波要对自己干些什么,一边声嘶力竭的凄泣哀求着,一边奋力扭动腰胯,躲闪着戚建波那根大鸡巴对自己的侵入。而这一切却显得那么徒劳,无力。    没有顺利插入蜜洞的戚建波,顿时有些着恼,恶狠狠地一把抓住杨萍的头发,咬牙恨声说道:」操你妈的小贱货!跟我装清纯是不!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有多骚!早就不是处儿了,还在这跟我装紧!「戚建波说完,索性将另一只手探到杨萍的下身,揉捏亵玩着杨萍湿漉滑腻的阴户,将一只手指滑进杨萍的阴道不断地抠挖挑动,又接着粗声说道:」你这个小骚屄,愿意让你的乔老师操,就不愿意让你叔叔玩玩!嗯!「说着,将插在杨萍阴道里的那根手指狠狠地顶了一下。而听到这话的杨萍瞬间如遭电击,身体一僵,感觉大脑一片空白。    随即惊恐莫名的杨萍下意识的呢喃着随口辩解道:」没有,没有!你胡说,你胡说!不是那样的,不是……「」别他妈的跟我装了,你自己都承认了,还装?你自己不是浪叫着乔老师轻点,要我!干我吗!操!你这个小骚货,就是他妈的欠操!「戚建波继续粗暴的叱骂着杨萍,心里感觉仿佛是那垂涎欲滴的美味,拿到手里一尝以后,才发现只是别人的残羹剩饭。这种感受让戚建波此时显得气急败坏,恶毒的羞辱着杨萍。    」你不承认也没事,明天我就去找你那个乔老师,好好问问他操没操过你,谁他妈给你破处,干了你!再去学校好好问问,还有谁他妈跟你睡过觉……你们两个狗男女,谁也别想在这里混下去!「戚建波又阴险的狞笑着,用粗鲁下流的淫语威胁刺激着惊骇的杨萍。    接踵而来的打击刺激让杨萍感觉欲哭无泪,思绪混乱,浑身瘫软在床上,不觉间已经放弃了继续挣扎,只是苍白无力地哀声诉求着:」不要啊!求求你,别……别去找乔老师,别去学校。求你了,我没有……我……我听你的,什么都听你的,你别去找……「杨萍语无伦次的哀求着屈服下来,凄婉娇喘的样子,让戚建波心里暗暗欢喜,性欲高涨。    」那就乖乖听话,用你的小屄让叔叔好好爽爽,老子就不收拾那个王八蛋了!「奸笑着的戚建波,趁着此刻杨萍已经不再挣扎,用手扶住火热硬挺的鸡巴,蹭了蹭杨萍下身那泥泞不堪的肉缝,挺身送胯,便将鸡巴一下深深的插进了杨萍的阴道,瞬间感觉到里面紧缩着,湿滑而又火热,像有一张小嘴,在吮吸着自己插进去的鸡巴。戚建波舒服的不禁呻吟了一声:」我操!真他妈舒服!这小屄就是爽!啊!老子要操死你这个小骚屄,天天操,操烂你这个骚屄……「此刻欲火焚身的戚建波开始奋力操干起杨萍来,刺激舒爽的感受让他打桩似的不停抽插着身下的杨萍,仿佛要将身下这个娇嫩的身体刺穿般的,狠命的顶撞着,发泄着……喘着粗气,不时的发出舒服、满意的低吼。似乎已被完全击垮了的杨萍,痛苦的闭上了双眼,任由戚建波操弄着自己的身体,想到了自己爱恋的乔志刚,失踪的母亲……一时间心如刀绞,泪水夺眶而出。    此时早被吵闹声惊醒的李梅,正披着一件睡衣站在虚掩着的房门外,静静地看着戚建奸弄着杨萍,肥胖赤裸着的身体压着同样一丝不挂的的杨萍,粗暴猛烈地冲撞着,像一头野兽般的正在摧残着娇嫩弱小的杨萍。」啪、啪、啪、啪「的奸淫声音伴随着杨萍时而低泣,时而轻吟的娇喘声不绝于耳,淫靡的气氛弥漫着整个房间……。    李梅幽幽地叹了口气,略感酸楚而又无奈的转身回到了另一间房里。而这突如其来的噩梦,却如此真实的发生在自己身上,这让杨萍再次感到痛不欲生,心碎欲绝。无力反抗的杨萍只能紧咬嘴唇,有些麻木的承受着戚建波疯狂的操弄着自己,杨平甚至盼望着现在发生的一切只是幻觉,很快很快就会过去……。    」操!我操死你这个小骚逼,啊!啊!干你真他妈爽,嗯……嗯……嘶……你这个天生喜欢挨操的的小婊子!嗯!够紧……嘶……啊!啊!啊!……我射死你这个小骚货!噢!啊!……我操你妈的!爽!爽!「随着戚建波大力操弄而晃动的杨萍,感觉戚建波突然加快了对自己阴户的抽插,伴随着一阵闷声低吼的辱骂和淫声,戚建波身体微微抖动着,粗大的鸡巴狠狠地顶住了杨萍早已被蹂躏的滑腻不堪的肉缝里,随之杨萍感到顶在自己湿滑阴道里的那根火热的大鸡巴在微微涨扩,抖动着,一阵热流喷洒在自己的花心上,湿腻,滚烫。杨萍知道,戚建波正将那一股股精液正畅快的射进自己的阴道深处……。    已有性爱经验的杨萍,明白戚建波不仅强奸了自己,而且还在自己的身体里射出了精液。戚建波的兽欲在杨萍身上得到了满足,而又一次充当了戚建波的泄欲工具的杨萍,顿时感到阵阵屈辱与酸楚涌上心头……这一次是自己清醒着被戚建波恣意凌辱了,杨萍心里感到更加的难过,悲哀……两行伤心的泪水不由自主的悄然从眼角滑落。杨萍感觉自己正在慢慢的沉沦下去,而她并不知道的是,真正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未完待续】本帖最近评分记录